首页 扒一扒被微软打脸的“传奇高管”:疑为发币项目站台,合伙人是翻

扒一扒被微软打脸的“传奇高管”:疑为发币项目站台,合伙人是翻

2019-11-27 14:29:05

照片来源@ Panorama.com

温,三言,财经,作者,哆啦a梦

今天,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研究所发表声明称,最近,媒体对微软员工魏昱在微软任职期间工作的宣传严重失实。

声明指出,魏昱是一名工作人员,其媒体报道侧重于宣传,从未担任过所谓的“微软高管”。该员工因纪律和道德问题于2018年初被解雇。报告中所谓的“25亿美元”让团队“成功地帮助必应广告在仅仅两年多的时间里复苏”,“看看这个人是如何管理盖茨成为微软合作伙伴的”,“发展与困难”?微软高管:在当前形势下拯救人们时,总有办法打破僵局,”其他引人注目的说法严重失实。

如今,不少人夸大过去的经历,并在工作经历中给他们钱,他们以前的雇主也很宽容,但微软官员很少发表“抨击”声明。

那么,声明中提到的“魏昱”的立场是什么,为什么微软要特别为他澄清?

微软声明中指出的“集中媒体宣传”报告主要指全球老板(Global Bosses)发表的文章《微软打造25亿年的最年轻合作伙伴》,该文章最近被许多媒体转载,只依赖一种逻辑:目标感|《全球老板》(The Global Bosses),由麒麟精信出版。

据三一财经粗略统计,数十家媒体以不同的标题转载了这篇文章。

本文通过人物的事迹和采访方式讲述了魏昱的故事。文章开头强调,魏昱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计算机系,获学士学位,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系,获硕士学位,马里兰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获博士学位。世界著名人工智能专家、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研究所前副总裁、微软全球合作伙伴,是微软发展最快的员工之一。

全文形容魏京生的事业成就“棒极了”,指出他进入微软后,专注于手写识别,仅在3个月内就将手写识别的准确率从75%提高到98%。这赢得了比尔·盖茨的赞誉和微软的“金星奖”。

2009年,windows 7发布后,魏昱加入必应团队,负责必应的商品搜索和排名算法。2011年下半年,他加入了必应的广告团队。文章指出,必应在2005年至2011年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2011年的亏损甚至高达25亿美元。

魏昱加入后,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解决了用户搜索意图与广告的匹配问题。到2015年,必应广告将首次盈利。根据魏昱在采访中的声明,他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由于他出色的表现,魏昱于2016年成为微软的全球合作伙伴。

以上内容实际上是媒体报道的“干货”部分,而其余大部分是魏昱倡导的“鸡汤”风格的内容。

根据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研究所今天的声明,一方面,魏昱不是所谓的“微软高管”。另一方面,文章中描述的“扭转局势”的行动也是不真实的。

那么,所谓的“微软全球合作伙伴”和“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学院副院长”魏昱的头衔是什么?

三一金融调查发现,早在2017年,魏昱就被宣传为“微软全球合作伙伴”。

2017年,魏昱以微软全球合作伙伴的名义发表了几次关于人工智能的演讲。

2018年初,媒体报道称,魏昱卸任时使用了微软互联网工程学院副院长的头衔。

2018年初,媒体报道称,魏昱离职时使用了微软互联网工程学院副院长的头衔,但当时媒体没有报道他离职的原因。

在领英,三一财经发现了魏昱的个人档案。

根据他在领英(LinkedIn)发表的工作经验,魏昱于2006年8月加入微软视窗部门,担任高级软件设计工程师,这是一名高级软件设计工程师,负责为视窗7和视窗电话7.5开发东亚语言(中文、日文和韩文)的手写识别技术。自2009年10月以来,我一直是合作伙伴工程经理,即合作伙伴工程经理。负责领导工程师和机器学习科学家团队开发人工智能产品。

根据领英提供的信息,魏昱确实不是微软声明中所说的高管。不仅如此,他作为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学院副院长的头衔的真实性也受到质疑。

例如,魏昱的“副总统”头衔在互联网上不一致。在百度百科全书的介绍中,有两个不同的“副总裁”头衔。

百科全书中的“介绍人”一栏称魏昱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工程学院前副院长”;然而,在人物的过程中也称之为“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学院前副院长”。

根据百度百科的历史条目编辑记录,魏昱的条目创建于2019年3月26日,经历了七次修改。最终版于2019年4月18日完成,编辑们都有相同的昵称。

微软官方网站中国亚太R&D集团及其下属机构介绍页面

事实上,没有“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工程学院”这样的机构。“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拥有多家研究机构,包括微软亚洲研究院、微软亚洲工程学院和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学院。

至于魏昱对另一个标题“微软全球合作伙伴”的概念,就更奇怪了。根据共识,“合作伙伴”的概念应该是通过资本或技术参与微软的投资,成为合作伙伴。

一些网民解释说,所谓的微软合作伙伴实际上是一个翻译问题。换句话说,英语中“合作伙伴”的概念并不是这里传统的“合作伙伴”概念,而是微软的等级差异。

互联网上微软员工排名介绍

根据网上流传的微软员工排名介绍,微软的排名决定了薪资和奖金的一般范围。级别越高,收入越高,责任越大。这些级别通常采用数字形式,从59到80不等,秘书和普通雇员主要在59岁以下。而“合伙人”的职位名称为68,位于中间位置,低于副总裁,不属于高级管理层。

基于领英的信息,魏昱的合作伙伴工程经理(pem)头衔实际上并不是一个高级职位,这个职位翻译成“合作伙伴”,与“合作伙伴”的传统含义大相径庭。因此,“pem”的工作实际上是围绕微软的合作伙伴生态并支持该部门的发展。

2017年,魏昱利用“微软全球合作伙伴”的头衔进行宣传。根据微软今天的声明,魏昱在2018年初因“纪律和道德问题”被解雇。所以现在看来,魏昱被解雇可能被怀疑夸大了他的头衔,并利用了微软的支持和其他原因。

有趣的是,不仅有曾在微软工作过、喜欢“吹牛”的魏昱,比如李开复和唐骏,其中李开复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前身和微软中国研究院的创始人。

李开复的创新作品也被方周子“打压”。李开复在卡内基梅隆大学学习,在成为副教授之前获得了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从1990年到1998年,李开复分别为苹果和sgi工作。1998年,李加入微软,创立并领导微软中国研究院,现为微软亚洲研究院。2005年,李开复担任谷歌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李开复在2009年创立了创新工厂。

2011年11月,方周子在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任教时,质疑李开复在书中对自己头衔的“提升”。此外,方周子和李开复甚至参与了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事件。奥巴马就职后,李在各种场合提到他和奥巴马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系的同学。然而,方周子指出,美国媒体甚至不知道奥巴马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学习经历,而李开复在奥巴马转学后已经转学到了计算机系。对此,李开复表示,在调到政治部后,他仍然在政治部学习辅修课程,可以和奥巴马上同一堂课。

2011年11月29日,李开复为此事件道歉。他说:“我虚心接受,深表歉意,并将对书中不严谨和不谦虚的部分进行修改”。30日,李开复公布了学校证书和任命书,证明他确实是被学校任命的,但时间与李开复在书中描述的不符。关于和奥巴马一起上课的问题,李说他不会再引用任何容易夸耀的东西,而只会引用他听到的东西。

唐骏是中国著名的职业经理人。他的简历很精彩。他曾在日本和美国学习,被称为“劳动皇帝”。1994年,唐骏加入微软总部,先后担任微软全球技术中心总经理和微软中国总裁。微软在其历史上两次获得比尔·盖茨杰出奖。唐骏是获得最高荣誉奖的员工。2004年,唐骏成为盛大网络公司的总裁。他于2008年成为新华渡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2015年1月,他成为微创(中国)主席。

2010年7月,以打击假冒商品闻名的科普作家方周子在微博中指出,唐骏的“加州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卡拉ok计分”和“粘头相机”两项专利以及他个人创办公司的经历都是伪造的。唐骏后来通过出示学位证书证明了自己是美国太平洋西部大学的博士,但方周子指出,该大学是一所出售文凭的“文凭作坊”。2012年6月,唐骏在北京大学的一次演讲中为“学历”事件道歉。

当然,说微软的人喜欢“吹牛”有些夸张。事实上,微软有许多“名人老板”。

张亚勤

李离开微软后,是张亚勤接管了微软中国研究院。1999年,张亚勤加入微软中国研究院,担任首席科学家。2000年,他担任微软中国研究院院长。2001年11月,微软中国研究院升级为微软亚洲研究院,张亚勤为首任院长。2006年,张亚勤成立微软亚太R&D集团,并担任董事长。

2014年9月,张亚勤加入百度,担任公司总裁。

张洪江

1999年,张宏江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一年后成为副总裁。他在2003年创建了微软亚洲工程学院。2006年,微软亚太研发集团成立后,张宏江担任首席技术官。

2011年,张宏江加入金山集团担任首席执行官。

2016年12月,张宏江宣布退出金山,加入源代码资本成为投资伙伴。

王建

王建于1999年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负责用户界面、机器学习等研究。

2008年,王建加入阿里巴巴,担任阿里云计算项目的首席建筑师。2012年,他被任命为阿里巴巴首席技术官,并开始了“优诺斯”项目。

马·魏莹

2001年,马·魏莹加入微软研究院。2017年加入今天的头条,现在是今天头条的副总裁,负责今天的头条人工智能实验室。

唐晓鸥

2005年至2008年,唐晓鸥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视觉计算小组组长。2014年,唐晓鸥创立了上堂科技。

王海峰

王海峰于1999年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2010年加入百度。他先后为百度设立了自然语言处理部、互联网数据研发部、推荐引擎和个性化部、图片搜索部和语音技术部等研究部门。2018年5月,他被提升为百度高级副总裁。

林斌

林斌于1992年加入微软,担任软件开发工程师。2000年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2003年,他与张洪江、张亚勤共同创立了微软亚洲工程学院,并担任总工程师。2010年11月,他成为小米的总裁。2014年后负责小米的销售、营销和物流;2017年11月,林斌兼任手机部总经理。

赵峰

2009年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他于2015年9月加入海尔集团,现任首席技术官兼海尔集团副总裁。

李世鹏

1999年,李世鹏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2015年10月,他以首席技术官的身份加入硬件供应链资源链接平台硬蛋;。他于2018年5月加入香港科技大学迅飞,出任迅飞艾研究所副总裁兼联席总裁。

芮勇

1999年,芮勇加入微软美国研究院。2010年,他成为微软亚洲工程学院副院长。2016年11月,芮勇加入联想担任首席技术官。

以上十位“丹尼尔”都曾在微软研究院工作过,他们的成绩也很高。此外,微软推出的“老大哥”远不止这些人,这表明微软为各行各业培养了许多优秀人才。

回到“魏昱事件”,一般来说,“高级管理人员”夸大其个人工作经历并不特别严重,他们的前雇主很少发表特别声明来驳斥这种谣言。

这一次微软特别发表声明,澄清这是出于以下原因:

首先,可能是魏昱过分“神化”了自己。例如,他的头衔听起来很“高级”,他可以成为像微软这样的大公司的“合伙人”。很容易影响公众舆论,这是微软不想看到的。

其次,微软这次的声音也可能是由于对其公司结构体系造成的负面影响反应缓慢,过多的“假高管”积压到“无法忍受”。

这个结构性问题的视觉表现是职称有点复杂。例如,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官方团队介绍页面上,除了一名院长之外,共有八名副院长。如果很多人都有“副总统”的头衔,很难判断是否有几个人组成了这个数字。

第三,媒体也是"太缺乏大哥",所以为了大哥和大哥,没有大哥甚至凭空捏一个来推广。

第四,公众对“伴侣”一词也有一定程度的迷信和崇拜:

在初创企业中,有些合伙人不是股东,没有控制权,随时可能被开除。在保险公司,销售保险的小团队中的人可以被称为合伙人。根据某种奖励机制,咨询公司的讲师也被称为合作伙伴。微软的合作伙伴“合作伙伴”只是一个等级,用神话来解释。

合伙人这个词就像“投资者”,认为所有的投资者都很富有。

因此,像魏昱这样的人可以利用信息不对称疯狂地推销自己。

一些网民表示,关注魏昱的报告是因为他即将开始发行硬币,目前正准备提前宣传这一情况。然而,在宣传魏昱报告的文章中,他根本没有介绍他的创业项目。收拾行李是不合逻辑的。

Tripio项目介绍页面

根据tripio的项目介绍,一个基于魏昱区块链的分散式旅游服务市场平台目前是该项目的顾问。“微软全球合作伙伴和微软亚太研发机构副总裁”的头衔也在他的顾问介绍中使用。

该项目的大部分创始团队来自仪陇旅游网,主要从事“去集中化”住宿旅游。然而,截至出版时,该项目发行的货币仅为2美分。

巧合的是,该项目在2019年9月24日举行了一次在线会议,正好与全球领袖发布报告的时间一致。

因此,最近的报告可能是魏昱或项目方的宣传和推广行为。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研究所今天发表声明称,将继续深入调查此事。也许随着官方内部调查的深入,更多关于余伟琪的事实会浮出水面。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

彩票app 北京28下注 一定牛彩票网 甘肃十一选五投注 快三平台

上一篇:美方政客的纵容支持使乱港分子有恃无恐
下一篇:第19号台风登陆日本 致35人死亡18人下落不明
相关阅读

Copyright 2018-2019 xplaceinc.com 大过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